搜索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479|回复: 0

19

主题

19

帖子

6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3
发表于 2018-1-1 21:1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已是第四篇写海宁的旅行随笔了。王国维故居座落于盐官镇,现已建成纪念馆供人们瞻仰。其实以我等的管窥蠡测是无法一睹大师的风范神韵的,更无从评说他学贯中西的等身著作。他是一位从旧时代向新时代迈进途中的文化巨擘,他所诠释与实践的人生实非一般人能懂,当他写下“五十之年只欠一死,经此世变义无反顾”而沉入昆明湖底,留下的谜团又是人们无法猜破的。有说他殉清,更有说他殉节。他最引人注目之处是脑后的那根长辫子。是的,1927年民国十六年,连溥仪也应该梳小分头了,世早就变了。当然文化之变稍晚几年,可他早年接受过新学,只不过以后又倾向旧学。也许,当一个矛盾体内部因斗争而无法调和,只有去打破矛盾。这是不是矛盾的特殊性呢?

王国维先生给普通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他的“境界”之说,在著名的《人间词话》中,他从词的境界又谈到了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的三种境界。于是,多少莘莘学子都抱着伟大理想,开始了境界的追求过程。

境界是种微妙的感觉,可意会而难言传,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重大区别。外国人为什么很难理解雷锋精神,因为没那个境界(开个玩笑)。王国维却把意会的东西言传了。

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就不同凡响,萧索黄叶,独立寒秋,漫漫长路,命运未卜。但是他必有坚定的信念,因为他登高望远,目标天涯。近年来安徽毛毯厂镇中学波澜壮阔的高考大军常常令人动容,他们大都出自寒门,拼不了爹,炫不起富,他们早就输在了起跑线,但他们仍然在跑,因为他们要千里跃出大别山,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条还算公平的跑道,他们肩负着改变自己、改变家庭的重任。于是,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为实现目标,披肝沥胆,茹苦含辛。第二境界是一种苦修,是一种坚持,正如那些学生们的座右铭所言: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。这种“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离骚精神不时出现在五千年的各种场合。

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当那些寒门学子冲过了终点线,却立刻变成北上深广浩浩荡荡蚁族大军中的一员。在城市化运动中,年青的蚁军和他们的父辈有着相同的艰辛,只是多了些知识。而沉重的话题,房价问题、医疗问题、教育问题、城市交通问题、动拆迁问题乃至食品安全等问题,究其根源都在于城市化,原来发展是硬道理。尽管如此,还有境界在等待他们,那就是: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这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完美状态,似乎在不经意间完成了追求的升华。这种三重境界之说已被后人解释人生的方方面面,爱情、仕途、财富,甚至命运。有目标,有追求,不放弃,挺过难关,喜获丰收。大师的阐释与俗世的轮回是不谋而和的。

但大师指的是成大事业大学问者,芸芸众生中能有几人,因此大多数人到不了“众里寻他”的境界也不必沮丧。其实,那个站在高楼风中的是个怀人望远的思妇,衣带渐宽只表现了闺中女孩的相思之苦,而灯火阑珊处的人更是甘于平淡自足的女子,这些才是有宋词家的真味。大学者断章取义,才变成了经世名言。断章取义用于鸡汤文,便是段子手;断章取义娴熟于政治斗争,便是伟大的政治家。

走出王国维故居,不远处的观潮大堤上人影稀落,大江退潮,泥沙俱下,无人关注东流的江水。潮起与潮落是相对的,潮落是为了下一次潮起,但人们总是对潮涨趋之若鹜,难道是观看涨潮更有境界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